錯誤
青年一腳踢印潮帽出頭 列印

 

由網上店到格仔鋪、再正式開店做老闆,似乎已成為現今年輕人的創業歷程,二十五歲的黃志豐也不例外。他窺準了市面上較少提供印帽服務的空間,替顧客設計和印製獨一無二的「潮帽」,更成功爭取到歌迷會和球隊的團體生意,未來還希望更多人欣賞他構想和設計的咱家品牌AWSITA。

 

志豐可能是老師心目中的頑皮學生,但他卻演繹了一個讀書不成,也能奮發向上、靠自己站起來的創業故事。他中四輟學,後讀夜校完成中五,再入讀專業教育學院(IVE),修讀遊戲設計,期間他跟幾名同學構思創業,但後來堅持到最後的,只剩他一個,更由網店、格仔鋪、到商場開店,最終雖沒完成IVE課程,他卻為自己的事業跨了一大步。

 

「最初跟同學一齊做印tee、印cap帽的服務,出售自己設計的品牌,或把產品放在拍賣網上賣。後來索性自己一個人做,我認識做絲印的朋友,初時是拿去給別人印,後來才自己買機親手印。」

 

轉租商場吸納街客

零六年開始做網上店,到格仔鋪興起,他就在商場格仔鋪放產品樣辦,讓顧客訂造。不要少看一個透明箱仔,也為他帶來數千元營業額,「那時格仔鋪剛流行,租金較貴,月租八百元,現跌至三四百元都有,但成本還算低,那時接定單做,每月也做到五六千元。全港做印帽服務的不多,據我所知,連我就只有兩家。多數顧客訂造作生日或情人節禮物,也有團隊如棒球隊、歌迷會等找人設計和印帽。後來,我嫌格仔鋪太細,不能放太多樣辦,放傳單亦麻煩,我又想有一個貨品交收點,藉此吸納更多街客,所以就構思開店。」

 

志豐遂在旺角年輕人蒲點兆萬商場,租一個只有約六十平方呎的鋪位,月租六千元,可惜位處樓層太高,人流稀少,扣除成本,盈利反不及格仔鋪豐厚,「我間鋪在商場五樓,旁邊是扶手電梯,剛巧廁所也在這層,結果好多人流入來我間鋪,但只是問廁所在哪?堙I那時營業額只有一萬元,扣除租金及其他成本,賺的比以前還少。」

 

為歌迷設計「天王帽」

但這次失敗沒讓他氣餒,經營大半年後,他就遷至人流較好的信和中心一樓,過百呎鋪位,月租一萬二千元,「雖然租金貴一倍,但這?堜P末日的人流等於那?堣@個月了。」上月初才遷鋪,現時未知營業額如何,但至少更多街客認識他的服務和品牌,「我買了兩部印機,若數量不多,就親手印,可確保質素。由一頂至幾千都無問題,好多客想印自己構思出來的圖案和文字,通常他們講意念,我就幫他設計同印。每頂設計連印是一百五十元,自己品牌AWSITA則每頂賣一百四十八元。」

 

他也儲了不少「粉絲客」,如歌星張敬軒、王苑之、陳奕迅的歌迷都找他印帽,最近他還設計了一頂帽給Eason,「他的歌迷想我設計一頂有五?並邿炷蛌煽U送給Eason。」志豐說來,不無自豪感,畢竟自己的心思,可戴在巨星頭上,可不能小覷。

 

但他坦言,最讓他有滿足感的,還是把自己的意念,設計成咱家品牌出售,「好多時意念是看電影諗出來,也會用年輕人流行用語,如『燥底』、『Don't block me』(唔好阻我),或他們心聲如『listen to me』(聽我講)等。」

 

他希望,長遠接到更多團體或公司生意,如學校、公關公司等,因印量大。咱家品牌能闖出名堂,更是他的理想,「證明自己的設計有人欣賞嘛!」